主页 > Y彩生活 >盲人律师:用励志电影与法庭类型说个动人故事影评 >

Y彩生活

05-22

盲人律师:用励志电影与法庭类型说个动人故事影评


108点赞

995浏览

Tweet

《盲人律师》是真人真事改编故事,描述台湾首位、亚洲第三位的盲人律师李秉宏(在电影中化名为李政鸿),与法扶(法律扶助基金会)的律师团在台湾史上最大工殇事件的求偿案中,帮助自救会成员对抗美商美国无线电公司(RCA)与委任陈长文律师所主持的台湾前三大法律事务所:理律法律事务所。是典型弱势勇敢挑战强势并在最后获得胜诉的感人故事。

很难想像在《盲人律师》之前,纪录片导演蔡崇隆只有《奇蹟背后》唯一一部影视作品而已。像是《盲人律师》这样小虾米对抗兇狠「大鲨鱼」,且是台湾环保、工运史上具有若此代表性与象徵意义的故事,加上李律师其盲人身份带有的励志色彩,这在好莱坞早就一堆人抢着要去拍了。在台湾,最后是导演洪成昌看到了这个故事,并最终将这个少有且有难度高的类型电影拍出来。

所谓有难度的类型,就是《盲人律师》电影的製作过程中需要克服各种物质或精神的考验,除了导演编剧需要大量田野调查之外,这个故事本身就让法律人惧怕得罪人,且对于观众而言既陌生又太专业,若编导真的写实拍摄了就只会显得枯燥、难有共鸣的「法律 / 法庭类型电影」。

真实的开庭现场其实相当严肃严谨,尤其台湾为大陆法系,没有像是好莱坞电影中那样辩论、说服陪审团的过程。《盲人律师》中大量的法庭戏、法律用语、与法学原则,都是在编导洪成昌读完 RCA 案的判决书,做过诉讼制度与法律研究后才敢拍的,他费的苦心恐怕观众所能在电影中所看见的冰山一角。更何况 RCA 案还附带了大量的科普和医学的知识。电影中的法庭戏,可说是台湾电影未曾有过的,比起多数没有透彻理解台湾法律常识的荒谬影视作品而言,《盲人律师》好上太多了。至少试片结束分享时有律师观众表示电影法律内容约有五成左右的写实,对我来说这根本就是一种对电影的讚美与认证,毕竟多数的作品大概只有百分之五吧!不过,电影一些段落还是带入了好莱坞式的律师对峙或暗藏陷阱的交叉诘问,加上律师团队调查案件与攻防策略的交错剪辑,增加了些画龙点睛的戏剧张力!在台湾编导怯于挑战的法庭类型现今,《盲人律师》在这部分算是为之后的台湾电影立下了一个该有的门槛。

张荣吉的《天黑》与 《逆光飞翔》,透过黄裕翔自身经验的自然演出,温暖的让观众摆脱了台湾影视作品或是真实世界中对盲人的刻板印象。而《盲人律师》中张哲豪饰演的李政鸿,则又进一步的刻划了视障者的样貌,少了视觉,但其实大多时候「行动自如」的演出,为视障者的能力提出了铿锵证明。电影也再次提醒真实世界中,前手球国手陈敬铠被法官认定诈保,是因为法官心证就推翻了科学医学证明的荒唐。除此之外,这角色不再只是黄裕翔的乐观自信,而是自满甚至是自傲,随着剧情转折也有了自私自利,有正面却也有阴暗面的正常人性,就如同明眼人,没有什幺不同。至于陆姐陆弈静,则依旧是那个有点唠叨但又可爱,让人喜爱的伟大妈妈。

电影最后,有个不太意外的反转,却有着让人费解的角色动机,洪成昌确实仍有着多数台湾导演有的使(毛)命(病)感:想说得太多,他似乎想让他的角色们无论善恶的作为,都有个为了正义的理由,藉此去探讨何谓真正的正义?正义又该是由谁判定?不过幸好这个让人出戏的小节不至于影响整体剧情,他依然好好的将《盲人律师》的故事说完。

在台湾,有着形形色色想当导演、拍电影的人,有导演是老天赏饭天生注定当导演;有人只不过是生涯规划;有些是想纪念过往人生;有少数的则是把当导演看作是一个梦想的实现;有的则是心中有个故事一定要说,即使再困难,也要将理念传达给观众。我想《盲人律师》的导演洪成昌,就是最后这一类想说故事的导演,而这也是我心中认为一个导演永远该有的拍片初衷。

Related Posts分享此文FacebookTwitterPocketWeibo请按讚:喜欢 载入中... 电影律师台湾盲人导演故事成昌法律类型观众

相关文章